欢迎光临北京翻译网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夹 | 联系我们 | English
当前位置:主页>培训市场>
中国互联网需要“翻译”
来源:  作者:本站

尽管中国互联网集团(CIG)管自己叫中国大陆与海外互联网市场中间的“架桥工”,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们都更像一个“翻译官"。

  从今年6月举办的“中国互联网创业与风险投资大会",到今年11月底马上将在深圳举行的“深圳2000·中国资讯科技与风险投资高峰会",主办者中国互联网集团做的实际上就是一个“翻译官"的工作。一方面他们需要向一批在此之前从未涉足过中国市场的海外风险投资家介绍中国的创业者,另一方面,他们必须告诉国内的创业者,创业计划书应该怎么写、应该如何向一个真正的风险投资家讲述一个能让他们动心的故事。

  “海外风险投资真正进入中国市场的还不多。"CIG总裁吴敏春解释他们之所以致力于把近百家风险投资商请到中国来与国内创业者面对面交流的原因时说。

  一直以来,更多的人似乎更愿意相信另一个故事:成队的风险投资商正排着长队等候在国门外,随时准备把大把的美元砸到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的头上。

  在吴敏春看来,这个故事的版本显然含了过多的水分。吴介绍说,目前来看,在中国投资比较多的风险投资大都是与中国市场比较近的,如香港、台湾、新加坡等有亚洲背景的资金。他们投资主要还是源于文化上的认同。另一种就是风险投资的决策层有中国背景。第三种就是正在寻找国际化的风险投资,如美林、高盛、软银、英特尔等,他们希望在新一波的互联网高潮中占有地盘,属于一种战略投资。

  还有一些可能是资金不够多、品牌也不够大的风险投资。他们在美国找不到好的项目,就转到了“僧多粥少"的中国市场。

  而具体到风险投资的发源地美国,吴敏春说,“到中国来的比例非常小,我想应该不会超过10%。硅谷有一条非常有名的街叫‘沙山街’,集中的全是一些非常有名的风险投资,他们不愁拿不到好的项目,几乎没有一家到中国的。”

  距离太远、文化背景差异等原因似乎成了给中国互联网开出的一剂“常用药"。但作为一个有硅谷背景的华裔投资人,吴敏春认为,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国内法制环境与会计制度建设上的缺失,给投资者带来的疑问。

  比如《公司法》规定:“累计投资额不得超过本公司净资产的50%",厦门高新技术风险投资有限公司一旦投资一个400万元的项目,投资总额(1575万元)便超过了净资产的50%(1500万元)。而如果不投,撇开丰厚的投资回报不说,还会影响到这一项目的进展。

  这个尴尬仅是一个风险投资试图在国内投资碰到的无数问题中的一个。在吴敏春看来,现行的《公司法》对技术和无形资产入股的一些限制就更加莫名其妙了。
上一页12 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